:::

教學平台

:::

教學平台 / 課程討論 / 魯迅文學專題:民國文學與台灣文學的視角(2015春季班) / 雜文系列

 時間排序方式為↓  
第 1 頁 / 共 1 頁
  1. [上一頁]
  2. 1
  3. [下一頁]
2 年 3 個月 前
魯迅,【且介亭雜文】選篇,讀後。

蔡寬義/碩一/103049503
2015.6.16

1934年至1936年間,魯迅寫了頗多的「雜文」,這些雜文,談的題目可真的是很雜,但仍有其範疇。

這兩週來,我跟著陳建忠老師的「魯迅文學專題:民國文學與台灣文學的視角」課綱,閱讀了《魯迅全集》第一、三、四、六卷的選篇,主要是聚焦於魯迅的雜文。

《魯迅全集》第六卷收集的雜文,魯迅取其輯名為【且介亭雜文】。以「且介亭」為名,是有其來源的。那些雜文大都寫於1934至1936年,魯迅當時是住居於上海「半租界」,即當時的上海北四川路──「越界築路」,而所謂「越界築路」就是當時列強(帝國主義者)越出租界範圍修築馬路的區域,也就是所謂的上海「半租界」區域。魯迅在1935年12月30日為這些雜文寫序言時,就取半個「租」字「且」加上半個「界」字「介」而取那些雜文的集子為【且介亭雜文】。

昨天是建忠老師這學期(103下)課的最後一堂授課(第17週,第18週為期末論文大綱報告),主題就是魯迅的雜文,由陳芷凡老師代課(建忠老師玉體違和住院中)。雜文對於魯迅而言,重要性與詩、小說、散文…等並重,就功能論,我讀來比小說與詩等更有立即性及明顯性。甚至有些論點反而更容易理解其旨趣。

所謂「雜文」之稱,其實也不是魯迅所新創。早在魏晉南北朝的《文心雕龍》卷三 〈雜文〉篇,就對「雜文」如下定義了:「詳夫漢來雜文,名號多品。或典誥誓問,或覽略篇章,或曲操弄引,或吟諷謠詠。總括其名,並歸雜文之區。」而魯迅的【且介亭雜文】也不出《文心雕龍》卷三定義的〈雜文〉區域了。

魯迅寫雜文的任務,他說:「是對於有害的事物,立刻給予反響或抗爭,是感應的神經,是攻守的手足。」更進一步的,魯迅還說:「但為現在抗爭,卻也正是為現在和未來戰鬥的作者,因為失掉了現在,也就沒有了未來。」

魯迅自謙地說,這些雜文是在當時遭到「明明暗暗、軟軟硬硬」的筆和刀圍剿時所寫的。他不敢期望成為「詩史」,但希望,也相信「有些人會從中尋出合於他的用處的東西。」

結語,回應魯迅為文的期望,我就繼續閱讀,找尋對我有用
2015-06-26 PM 3:00
2 年 3 個月 前
魯迅不死
台研教黃炳彰

魯迅後期創作以大量雜文為主,以雜文作為創作主體可能有幾種不同的詮釋。一則當時白話文仍然在建構摸索中,小說或散文的分野尚未清楚界定,魯迅一邊回應時事,一邊建構雜文文體;此外,我以為魯迅將創作重點放置於文學的社會功能論,以提供即時收效的試圖努力,當時他的心理狀態恐怕無暇關注文學美感、文學藝術性。雜文這樣的文體篇幅短小、主題明確,用在批判、異議上可以提供直悍的火力,對比於小說、詩需要意象的經營,可以說更有效率地直抵閱聽大眾的思想核心。

魯迅〈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及酒之關係〉一文中述及:「魏晉時代,崇奉禮教的看來似乎很不錯,而實在是毀壞禮教,不信禮教的。表面上毀壞禮教者,實則倒是承認禮教,太相信禮教。」這一段話本來是在描寫竹林七賢中的稽阮,但若用來描述魯迅處於當時的「民國時期」狀況,亦是貼切不過。所謂的民國,也可以與中國歷史上最混亂的幾個時期相比並,然而民國,的的確確提供了一些堂而皇之的華美的詞藻,供當時最腐敗的官僚、最勢利的武裝軍閥膜拜,例如:三民主義、民主與科學、憲法、議會等名詞。可以說,民國初年的政治,是脫去龍袍換上中山裝的霸權再現,本質上換湯不換藥,但可供政客玩弄的詞藻與花樣卻又更多了。我以為魯迅作為一個時代的啟蒙者並非單是由於他在日本受到西方知識的啟蒙所致,或是後來他陸續翻譯西方經典的影響,而是像他這樣的一個人,本就是一個社會體制、社會現實的觀察者、先知,他走在時代的前端,他早已經比眾人看得更遠一些,他站立的高度與時人是不同的。但即便他有先知灼見,孤獨的他對於政治現實是無能為力的,他不可能選擇加入任何一個虛假腐敗的政治陣營,即使是後來號稱以民眾為依歸的左翼陣營也是,他已經看穿不論是左派或右派,本質上的動機都是一樣的。他意識到這是身處於彼時的他不得不的宿命,一如先前探討的〈過客〉、〈影的告別〉所述。

對照於今日的台灣,倡提口號、虛假作風,仍然活現於官僚各式角落之中。「表面上毀壞禮教者,實則倒是承認禮教,太相信禮教。」因此揭示真實者反遭受虛假禮教社會的貶斥,這是否就是孤獨者魯迅的宿命再現?魯迅永恆的異議是因為時代的不得不、是因為對人性的穿透,當多數人都妥協成為看客與庸眾之時,魯迅仍然堅持執筆書寫。時空劇烈遞嬗之後民國仍在,民國仍然以另一種形式在台灣留存,「魯迅之於民國」這樣的照樣造句「○○之於民國」,在今日的民國台灣有什麼選項可以填入○○之中?或許以這樣的思索用來作為這個學期魯迅課程的終結是好的,但我們都清楚的知道:魯迅不死。
2015-06-17 PM 12:05
2 年 3 個月 前
對魯迅雜文的幾點觀察
台文碩一 曹笑笑 103049467
魯迅的雜文內容駁雜,且我還未能有足夠的時間盡數讀完,只能在此結合自己的閱讀和思考的歷史,提出幾點零碎的觀察。
首先是關於<娜拉走後怎樣>這篇文章,它是一九二三年十二月底魯迅在北京女子師範學校文藝會講的演講稿,發表於一九二四年北京女子高等師範學校《文藝會刊》第六期,後經作者訂正,於同年轉載於上海《婦女雜誌》第十卷第八號。通常認為,中國新文化運動高舉「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科學)兩面大旗,在社會政治領域倡導革新與現代化。但從二〇年代報刊《婦女雜誌》、演講<娜拉走後怎樣>等存有來看,似乎在性別平等方面,現代性標誌之一的女性主義也有抬頭的跡象。那魯迅的這篇演講在說什麼呢?易卜生創作於十九世紀下半葉的著名作品《玩偶之家》講述了女性人物娜拉覺醒、出走的故事,提出了女性從男性的控制或奴役下解放出來的問題。然而魯迅質疑的是,(一個)娜拉的(偶然性)出走是否意味著女性的解放或女性意識的普遍覺醒?因而他進一步提問:娜拉走後怎樣?是墮落,是回歸還是餓死?魯迅認為:「自由固不是錢所能買到的,但能夠為錢而賣掉。」所以對拉娜的解放而言,錢,就是經濟(權),是最要緊的。「第一,在家應該先獲得男女平均的分配;第二,在社會應該獲得男女相等的勢力。」魯迅在此較為馬克思主義式(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地提出,獲得經濟權是女性能夠與男性平等的根本之道。尚且不談他的論斷是否為真理,我認為,他對於女性主義戰鬥的反思,即使在今天依然有其深刻意義——娜拉走後怎樣?看似激烈的女性主義式的出走是否意味著性別不平等戰鬥的絕對勝利?我曾經寫過一篇關於女性主義理論和文本的論文,討論六〇年代現代主義女作家歐陽子小說中的「女性出走」議題,然而在研究過程中,所謂「女性走後怎樣」或「娜拉走後怎樣」卻出乎意料地引起了我的注意和思考。我發現,小說(<秋葉>、<網>、<魔女>等)中女性在激烈抗爭和出走之後,並非徹底與男權中心體制決裂,而是適當妥協與回歸,回到對於她們來說最適切的位置。所以,在女性主義、女權主義激進地吶喊了一個多世紀以後,我們也許應該稍作緩步和反思,女性必然要反男權中心,但戰鬥的最終目標不是變成和男性一樣,不是讓世界只剩一種性別(且不論同志),而是讓女性成為女性,讓女性找到自己真正的位置和自由。慢下來是為了更好的戰鬥。
接下來我想要稍作論述的是魯迅作於一九二八年的雜感<文藝與革命>,在其中魯迅提及「文藝」與「革命」的關係。「革命」是特定社會政經文化下的產物,其實何嘗不能擴之為「社會」,因它們是同一維度上的內容,所以「文藝」與「革命」的關係,在某種意義上即是「文學」與「社會」的關係。魯迅認為,一切文藝是宣傳,一開口一作文,就可能被別人看到而作為宣傳(革命)的工具,然而他又認為,一切宣傳卻並非全是文藝,「當先求內容的充實和技巧的上達」,故他似乎認為文學是形式的藝術——這不是典型的追求技巧的「右派」文藝觀點嗎?據此,我們不妨聯結「魯迅與左翼」的話題稍作闡發。很難說魯迅的文藝觀是左還是右,其實甚至可以認為不是「為社會而藝術」、「為人生而藝術」的左派觀點,而是「為藝術而藝術」的右派觀點。我認為,魯迅真正的左翼精神體現在他的思維和話語方式上。他和庶民站在一起,為中國的出路而憂鬱彷徨。不管是清朝,還是在假憲政的民國,魯迅都要「罵」,即使到了將來所謂的「黃金世界」,料定他也不會停息,這就是一種典型的左派精神,批判的,否定的,有異議的。我所理解或提倡的「左派」不是一種靜止的狀態,共產黨不一定「左」,坐穩江山后也許他比「右派」還右。本質的左翼精神是一種態度和方式,是對既定制度和事物永恆的質疑和反思。所以,真正的左派似乎不是適宜的執政者,因為在有所決斷之後,他們會馬上進行自我懷疑和批判,甚至否定。我相信,魯迅不會成為一個高明的決策者,懷疑主義者和虛無主義者如他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位置,即是拿起筆戰鬥,同一切人,小人和正人君子、新人和舊人等等作戰。
魯迅不斷地批判,尤其在雜文中。如林語堂在<魯迅之死>一文中所言,魯迅「頂盔披甲,持矛把盾交鋒以為樂」,甚至不惜「腸傷、胃傷、肝傷、肺傷,血管傷,而魯迅不起」,可見「交鋒」之激烈。至此我疑問的是,魯迅憑什麼「罵」?罵這罵那、罵天罵地,仿佛全世界都是傻子,只有他一人清明和聰慧?魯迅受尼采的影響這一點已被許多學者闡發,所以我們可以猜測魯迅似乎讚同尼采的「超人政治」,即是說在關於天才和群眾的問題上,尼采和魯迅都認為有別於群眾的天才存在,英哲應起到開天闢地、啟發民眾、推動社會進步的作用,所以,難道魯迅即視自己為「超人」?然而,吊詭的是,魯迅之所以勉力成為或扮演「超人」角色,是因為要緊密地跟庶民站在一起,進行社會和文化革新。這大概就是魯迅個人主義精神和集體主義思想的矛盾和辯證之處。
2015-06-15 PM 12:08
2 年 3 個月 前
請在這裡繳交最後一週的千字文!
2015-06-15 AM 11:56

第 1 頁 / 共 1 頁
  1. [上一頁]
  2. 1
  3. [下一頁]
回討論版回討論版
cron web_use_log